暑假.生活

写在前面的话:请允许我把B教封楼作为暑假的结束。

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夏天,在这样一个飞满苍蝇的小教室里,暑假在悄悄地一点一点流淌。对我来说,它好像才刚刚开始,但也即将结束。
28号,我将再次离校,这一去,最早要到8月7号才能回来。然后呢?据说10号B教就要封楼。所以,我的暑假也就这一两天的光景了。

近期的生活就是一段高度压缩了的时间与空间,每天的同一时刻,你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每天的同一时刻,你也见证着同样的事。连续三天中午在清真食府碰到前来吃鱼香炒饼的程同学,连续三天晚饭时刻在三餐看到热衷于调侃“成哥”的孙同学。认识的,不认识的,熟的,不熟的,B教-三餐-清真-水房,就这么一群人,就这么几个地点,你天天都可以看见他们,有些人甚至一天可以看见数次。生活在瞬间萎缩。我喜欢这种感觉。

我还得再说一遍,遗憾的是,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就要结束了。

我会带着一包考研用书离开,我想我会把他们背上火车。

在hebtu,在装有空调的机房里,我同样可以掏出陈文灯的复习指南,翻开张剑的真题解析,但我找不回在这里挥汗如雨的感觉了,我也没有机会赶苍蝇了,坐在我身边的也不会是熟悉的他们和陌生的他们。我也不会在每个早上的七点排在一队人身后,等待我的馒头夹菜与加糖豆浆。我真的喜欢吃这些,虽然这样的生活才过了三天而已。

真的,这个暑假好短。

(附图:classroom of hebtu 摄于2010:07:22 21:33:41)

Mr Lonely

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我今天听到了来自陈奕迅的日文版《Mr.Lonely》,这首歌很符合现在学校带给我的味道。雨后,冷冷清清,干干净净。
昨天考完试了,要走的都走了,这块熙熙攘攘的土地彻底沉寂了下来。二月二十六日我来到这里时,就是这个样子。
这两天算作一个校内实习,今天是三佳网络的一位技术总监来做讲座,小伙长得很精神,一来先把手机放到桌子上了。我瞟了一眼,iPhone。明天会有一位软件方面的人士讲另一场。这讲座,不得不说老师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底下的人太不争气了,上面每提到一个名词,下面都是一问三不知。上午来的人还算全,下午就剩下不到三分之二了。不知道明天会惨淡到什么样子。
讲座期间听到一个观点,我很赞同。总监同志说他去过很多北京的高校,感觉那里的学生都是紧紧张张的,走路飞快,不是在从一个教室赶往另一个教室,就是忙着去实习或兼职岗位干活,而我们这里的学生,大多懒洋洋的在校园里漫步。我无法查证他说的前半句,但这后半句真太他妈太准确了。

二餐门口写着:今天中午饭后停火。太喜感了,难道之前二餐里面一直在打仗吗?
我忍受不了三餐的饭菜,于是晚上和某小伙出去吃了。我不得不承认,我对学校周边的环境是那么的陌生,好像我就是一个外来者,他带着我在一个小胡同转来转去,转到一片又一片开阔地,我傻了。原来这块狭长的地带堆积着这么多摊点。

自习室在瞬间被疯狂的人们用各种手段占满,有放书的,有贴纸条的,有在桌子上写字的,甚至还有放瓶子的。我坐在别人占的座位上学习,时不时幻想着一场冲突的产生,但遗憾的是冲突的另一方迟迟不来。我很失望。
楼管也神经了,昨天晚上七点半就赶人,今天好了点,推到八点半。。被赶出来后我又去破破烂烂的阶梯教室待了一个多钟头。

明晚世界杯决赛,会有两个小伙来到我的小屋,我们一起看球。比赛结束后,我们就该出发了。为期五天的校外实习,十二号凌晨六点出发,地点是内蒙,要去包头、呼和浩特、鄂尔多斯。具体行程具体安排我不大清楚,也不想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脑子一热就决定要跟着他们跑这一趟了,或许是不想让生活就这么平淡地下去,或许是真的想和这几个哥们出去转转了。暑假苦短,这一去必将耽搁几天。没办法,生活就是这样,有得必有失。

我会带着《独唱团》上路。
我会带着一年前在思科网院学习的笔记上路。
我会把ipod塞满歌曲和电子书。

暑假就这么来了。愿大家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