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我再多说几句

翻了翻文章,那些过去的日子,曾经熟悉的、不熟悉的人,一件件小事,都在脑海中流淌起来。终究还是要感叹感叹时间的力量,岁月的痕迹悄无声息地刻画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不变的还是一颗内向的心。

进化史上,由于外向的人倾向于更加快乐,有更多有性生殖的机会,被认为更有益。但外向的人接触他人更多,因此获得传染疾病的机会也更大。内向者倾向于追求平静,对其配偶的专一性,较少的追求外在刺激,使其得到更为良好与稳定的生活环境,而其平均寿命也更为长久。

感谢维基百科。

I’m back.

上周看了《芳华》,陆续又看了几个冯小刚和严歌苓的访谈,大概有这么一句话,原话记不清了,意思是:随着时间的流失,一个人对过去的记忆,留下的会是那些最重要的部分。看了自己的博客,以及在后台看到那几篇设为『私密』的文章,又看了看ipernity这个2008年时开始用的网站(感谢它依然活着,使博客里的图片仍然没有死链,虽然不付费的话已经看不到自己所有的照片了),我越发觉得写点什么的重要性。日子不禁过,只有过去留下了这些文字,这些图片,日后想起来,记忆才会逐渐丰满起来。我是怕那『最重要的部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模糊掉了。

这是一个很突兀的开头,就像我从没离开过。真是一个冷清的地方,连垃圾评论都懒得来,清了几条,顺便去掉了博客首页的基本全是死链的『友情链接』(不过后台应该还可以看到)。检查了下,似乎可以确认新文章的发表不会同步到我已放弃了使用和浏览社交网络。那就开始没有压力的写吧。为日后回忆的快速建立提供素材吧。

2017年的12月23日,一个放松休闲的周六。
没看完的比赛,火箭竟然输给了快船,没了3炮儿的登哥连续两场51分。
下午去海淀剧院看了开心麻花的《婚前旅行指南》。原价380一张,其实我俩的想法是把票卖掉,然后去吃个大餐,然后打车溜达。无奈卖票的说『票还没卖完呢』。比较顺利的认出了黄牛,但黄牛只卖不收,我也理解,没把我们这潜在的竞争对手打出地界就已经很不错了,自己手里一沓子卖不出去还愁呢,我们这还要卖他,太讽刺了。剧的感受还不错了,太久不看话剧(没错的话上一部是2013年元旦的《恋爱的犀牛》),开场的暖场让我印象最为深刻,后面的剧情倒是没啥太深刻的印象。leo少爷是个不错的角色,以及跳艳舞的那位美女,直接让我想起《星际特工》里让人经验的蕾哈娜,以及从未完整看过的《芝加哥》。话剧是个好东西,好的坏的都被放大,舞台道具的切换、灯光的设置,以及洪亮的旁白,其实还挺不错的,只是略微有些叽叽喳喳。其实正常,喜剧嘛,不叽叽喳喳怎么能行呢。
晚上的饭,终于吃到了今冬的第一顿大白菜?想起小时候每逢冬天家里都是各种白菜(其实主要是醋溜白菜?)。严歌苓也说了,冬天家家屯白菜,放在冷的地方如阳台,即使外面冻坏了,里面掰开还是好的照样能吃。但一旦放到暖和的屋子里,白菜很快就化成水烂得没法吃。这样大概就是何小萍为啥会疯吧。
吃饭时看了youtube上凤凰卫视讲的86年某战役,然后想起8点会有西班牙国家德比,又急急忙忙找信号源。感谢洋哥想到了微博搜索,无奈mac上chrome又播不了,加了个iPhone UA才搞定。比较奇葩的是,三个进球没有一个是我俩『老老实实』看到的。第一个是信号突然断掉,刷新了一下刚有画面,还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就进了。第二个是当时我俩正在手机上看贝尔当年弯道超车的视频,突然间就又进了。第三个是信号又断,我说『要不别看了吧,你看虎扑上比咱视频快,已经补时,哦不咋又进了…』真是尴尬。

回归的第一篇,完全是私人的流水账。我是太怕记忆这个东西了,因此难免写的太细而没有章法。就这样吧,给自己看,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