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结(4.14-5.14)

1 BJFU:一场party一样的复试,了却了2011上半年最后一个悬念

我坐在北京市清华东路一家旅馆某房间的床上,敲打着上一篇日志。

旅馆和一家餐馆共用同一层楼,每次我都要从那个“天下第一粉”的牌子下进入狭小的走廊。

泡芙,寿司,面筋,那几天里我尝试了三样“新鲜”食品,并迅速爱上了它们。(由此可见,这是一个生活多么单调的娃啊)

当然,还有那煎饼,还有三家同为“成都小吃”的小餐馆,让我回味。

2 回家:实现了多年以来的一个愿望

宅了八天,吃了八天,睡了八天。

3 泰山:踩在过去坚实的足迹上,没有厚重,只有对更好生活的无限期待

一路上省吃俭用,背着馒头和大葱上山,一路找寻1997那个8月的心情。

十四年前,一家四口,第一次远行。

三十三岁的她还穿着黑白格的裤衩,三十四岁的他还留着乌黑偏分的头发。

八岁的我俩。

,                                          ,四十八岁的他已没有一丝头发。

二十二岁的我俩。

当老照片上的景观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只能感叹时光的无情,岁月的无声。

4 崔姨

在大四的这个节骨眼上,老崔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充实起来,也让我丧失了对毕设的最后一点儿兴趣。

一阵忙碌之后,

再赏给自己一台设备,还是积攒给下一次旅行?看收成吧。

5月7日

刚刚洗完头,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天啊,这谁家孩子啊,怎么成这样了。记忆中,我的皮肤似乎还不错,可最近,各路大军揭竿而起,什么痘痘啊,过敏啊,暴晒啊,一股脑全来了,再加上本身心理负担铺垫的潜在造影,现在呈现在眼前的脸整个就一火星表面,啊……太纠结了,算了,要淡定。
今儿个上午看了半天书,看得有点睡眼惺忪,我曾一度羡煞那种看书看到忘我忘食忘日忘夜的人,觉得那才叫尽兴,那才叫投入,哪才叫对的起自己,并同时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废个寝忘个食,随之做出点什么大名堂来,但事实似乎证明,我离那种高人的境界还差太远,只能望其项背,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了,没事,慢慢来呗,对我这种人来说,一口吃个胖子只能撑死,别无它果。
中午在食堂碰见一“人才”,为什么称之为人才,原因是这个人可以让我不跟他打交道,就让我产生无比的厌恶之情与批判之意,我本是个善良的人,可看到这号人等,总免不了心理咒骂几句“什么人啊!”唯恐我今后会忘记咒骂他的理由,暂且在这里批注一下这个人的特点(几个关键词即可):肥头大耳、口水四溢、喋喋不休、自以为是、少年早衰、官腔十足……好吧,不得不承认,我太不宽容了,对一萍水相逢者出此下言确有不妥,太不成熟,没办法,俺还年轻,不想过早被成熟二字所限,但也明白话应点到为止,愤青也要点到为止……
下午降至,最近事情较多,心绪较乱(个人感觉都是被自己说的),侠女归来,指日可待。乱了乱了乱了,又找不着北了,写得 这是个嘛啊~(津腔)
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