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

今天在路上有人问我怎么给饭卡充钱,被问到这个问题让我感觉很爽——新生们鲜活地来了,又是一群新奇而躁动的生命。

各大运营商的簇拥们游走在校园,穿地花花绿绿,喊得震天响,好不热闹,一派盛世之景。

我还是匆匆游走在那几个固定的地方,不同的是,我有车了。

明天开学,正式上课,但是编译原理的课本还没到。今天整整等了一个上午,只领到单片机这一本书,这效率足够令人汗颜。

最后,希望开学之初的各项事务不要过于琐碎,否则,我会有将手机停机的冲动。

睡了,睡了。明天必须早起,否则天打五雷轰。

PS:刚才某句有点自我了,忽视了“权利与义务的统一性”,这里给广大人民群众赔个不是。
PPS:本以为关于这个话题自己会有很多话可说,特地赏给自己一次开电脑上网的机会。想写一篇对暑假和之前辅导班上课的总结,但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终我的决定是把它几乎全部删掉。
近期很苦恼的还是“定位”问题,到这个时候了还想不明白,我都服了我自个儿。我知道,这是个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