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思考

今天系统结构一课讲到了“输入输出系统”一章,又是查询、中断、DMA、通道这些东西,在操作系统、组成原理、微机原理、微机接口技术等课程中我们都或多或少接触过这些概念。当我对照着不同的课本看这些内容时,问题就来了。我被数个自认为是个问题的问题绊住,并为此努力思考试图化解心中的疑惑,但最终发现纠结这些东西的意义并不大。

DMA就不需要CPU吗?
查询和中断每次就只能传输一个字吗?
DMA的几种实现方式,到底有什么区别?
在一个“窃取周期”中,读写的数据量是多少?看外设还是看主存?
磁盘传输速率的计算,是否包含了初始化DMA及后处理等辅助时间?
总线周期、机器周期、CPU周期、存取周期,这些是一回事吗?
…………
貌似找不到明确的答案,但考虑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呢?
要知道所学的这些理论都已经做成了软件和硬件的实际产品,也就是说它的每一个细节都已经得到了具体的实现。如果你只是泛泛的了解个表面,何谈对这些东西的设计呢?
话又说回来,你真的有机会或者说有能力去设计改造这些已经相当成熟的东西吗?
要想具体实现它,必须对每个细节了如指掌。但这东西的细节是如此的复杂与繁琐,单靠读这些纸上的理论是远远不够的。

总结一下:
为了更好的利用实践经验,人们会从这些经验中总结各种规律,将这些具体实践进行分类。但具体实践是复杂而变化的,这就决定了这些分类并不准确,或者说这些类别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子集,它们之间或多或少都有相交的内容。因此不要试图用某条规律去套一切现象,不要陷入思维陷阱。

无聊的流水账

四月就剩下最后一周了。
今天上了辅导班的课,政治基础班,无聊到极点。
上课前后和某个同学聊了几句。她和我说话好像很紧张,时常语塞,大概是觉得我“成绩好”,总是说些我怎么怎么样的话。我没法反驳了,越反驳人家觉得你越谦虚,反而跟我的本意背道而驰。整个交流过程就是一问一答,搞得跟新闻发布会似的。
这又是一位以BUAA为假想学校的同学。我只知道我校在09年有两人考入BUAA,但她告诉我,其中一个人是考了三年才考上的:第一年清华、第二年中科院都以失败告终……好坚韧啊。很震撼。
期间她看到我在用iTouch上的MobileRss看GR,于是我顺水推舟,推广了一把google reader……

铁通真的要限流量了,而且只在三栋宿舍楼实行这项新政。真SB啊……很多同学感叹,窝在宿舍天天上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对此我表示影响不大~

最近和yang同学一起吃饭我鸭梨很大,因为他总是在吃饭时和我讨论各种问题,又是cache又是虚拟存储器,边吃边想问题搞得我很痛苦,饭都不知道吃到了哪里。不过因此也锻炼了想象力,一些东西不写不画就在脑子里空想,这本事我还有待加强。

下周“五一”三天假,初步打算仍是回家。有同学要去北京玩,我是没有这份心了,我还是把对帝都的向往在心里多憋一年吧。憋得越久,到时候爆发的越猛……期待爆发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