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虚假繁荣论

这将是一篇自白,我不知道会写多久。

一 序

Steve Jobs: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我的做法好像有悖乔帮主的意思了。
我承认我是一个很会幻想的人,时不时将现在做的事与将来可能的结果一起联想,并试图站在将来去评判现在的自己,评判自己现在这种想象将来的行为是否具有某种合理性。
这个“幻想”说难听点儿就叫“意淫”。
高中时幻想大学的某一天和某人手拉手走在高楼耸立的某个现代化城市,现在证明这是屁话。第一,这个城市并不足够现代化。第二,我的手已经长达数月没有被人碰过了。
但也有意淫成功的。
2008年我得知自己没有评上当年的XXX,痛苦至极。在校内上发了篇日志,引来轻度围观。当时我想,等我明年拿下这个XXX,我再来写一篇。当时甚至想好了开头和结尾。
2009年的八月,成都,某个比赛。当我和刘同学出人意料的拿到复赛第一杀入决赛,一个念头瞬间飘过:莫非今年拿XXX有戏?
2009的九月迎来了数学建模,那三天,我写了十几页的MATLAB程序,很有声势地把长长的代码贴到论文最后作为附录。没想到这个还真的把老师震住了。
然后,然后,还是意淫,时不时想着XXX申请书的开头和结尾。
真的评上之后,短暂的兴奋了一会儿,没感觉了,因为意淫的日子结束了。
更因为我很容易地从这些经历中抽出了足够淹死大象的水分。

成都复赛,在那道配置题中,一台交换机被删除了IOS,和旁边的TFTP server又无法连通。要完成配置,必须恢复两者的连通,并从TFTP server中加载IOS。
那可都是些不熟悉的命令。英文的配置手册很厚,而且没有目录,很难找到有效信息。
我们试了半天,没有效果。正当绝望之际,packet tracer又被我搞崩溃了。重新打开模拟器,奇迹出现,那台交换机竟然ping通了TFTP server!
就这样,依靠着模拟软件的一个bug,化险为夷扭转乾坤了。

再来说说建模比赛我的那个MATLAB程序。
首先,我对MATLAB很不熟,常用函数和基本语法都有些模糊。其次,我写的都是些大段大段的if-else嵌套,只因为这样写起来最简单,但这也导致了程序太长可读性太差。
没有高深的算法,只是简单的流程模拟,虽说具体过程较为琐碎。我用了半天搞定了程序的主体,剩下的时间全用在修补bug上了。到了最后,经过无数次修改,这个程序勉强计算出了若干符合我意的指标。
然而在随后的一次测试中,计算出的某些指标又远远偏离了期望值!这说明程序有问题。怎么办?没时间了,我只好隐去这些“难看的数据”,将“好看的数据”作为结果留了下来。

结论:如果比赛使用的是实际设备,如果有人和你较真儿程序的细节,一些不都SB了么。

二 北京意淫

现在,天天自习,有种浑浑噩噩的感觉。英语阅读做得逐渐顺利起来,我发现那些晦涩的文章并不难懂。看着密密麻麻爬满字迹的高数课本,我感谢着两年前那个如此认真仔细的我。
在偶尔有了小进步之后,意淫悄无声息地来了。

我幻想着一年后当我再次踏上北京这片土地的情形。也许我会写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我与北京的故事》。
这会是一系列文章,分别是《我与北京的故事之1998》《我与北京的故事之2004》《我与北京的故事之2006》。
我回忆着98年在前门旅馆的北京一夜,那踩起来咯吱咯吱的木质楼梯仿佛就在脚下。
还是前门旅馆,2004年的八月,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我顺便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奥运会女排比赛,中国VS俄罗斯。女排姑娘首战即遇强敌,输掉了。
06年,在协和,我度过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两天。我告别了一个人,从此只能在梦中与她相见。

终于我从梦想回到现实:嗯,又是一道很有技巧性的积分题……圈起来(这样有意思么。。)

三 毕业前的感伤就是扯淡

ZJ同学高我一届,现在已经找到了工作。她是建模时我的队友,半年多来已多次在学习上为我“指点迷津”。

我说:你什么时候出来咱们吃顿饭吧。
她说:吃散伙饭啊。

也许到了邻近毕业的时节,每个大四人的心中都有点伤感的情调。我想说,我不会。起码现在的我这么认为。
我一直觉得去遥远的地方读书才有上大学的味道,因此我很羡慕那些南方的同学。他们跋山涉水不辞辛苦地来到这里,远离家乡,远离那熟悉的南方……
大四的我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个校园,离开这个城市。
当对一个地方的失望已经让你麻木的时候,这个地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同学?老师?还是一草一木?
互联网的存在让我感觉我的朋友随时都在周围。
老师这个这个没的说。
至于一草一木就留给那些天天花前月下的男女们感伤吧,我不跟你们抢。

每个暑假前我都控制不了自己想要逃离这里的情绪。我想,明年应该还是一样的吧。

四 时间强迫症

我是一个不自信的人。正如前文所写的,我总是很容易从身上挤出足够淹死大象的水分。

高中时参加信息学竞赛,那时的我并没有被很多大牛所说的“算法之美”折服,只是感叹为什么我的脑子不够用呢。
回想大学以来的经历,我想说,如果可以重来一遍的话,我不会选择现在这种活法。

我会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
我会天天去图书馆,阅读各种专业书籍,像xuyou那样沉浸在TP-312的书香之中。
我会透过互联网尝试各种新鲜的技术,努力地学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不会在期末积极复习,也不会为了考试摩拳擦掌,我的目标将只是及格。
我会看淡荣誉,忽视掉一切评比,全身心keep programing。

现在的我没有时间去实践上述几条意淫了。

我好像换上了“时间强迫症”,我不知道这样形容是否贴切。
“一旦你把时间利用到极致去准备考试,你就停不下来去做与考试不大相关的事。”
又是考试。从小到大有数次机会我可以摆脱这个东西,可谁叫初中、高中、大学的第一堂考试、第一次排名总和我内心的某个声音作对呢?
说到底是自己的问题,对于某些东西只有获取而没有丢弃的能力。

人不应该活在虚假的繁荣里。

而现在的我又开始了。我问自己:你是在为另一个虚假繁荣而努力吗?

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
而我却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五 我很谦虚?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Jobs says.

一年前我发现了这个blog,我很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人。
但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动脑子的人,不喜欢去琢磨那些有弯可绕的问题。我和人家差得太远太远。
相比于花上数天(嗯,您没看没错,是“天”这个单位)去探究KMP算法是怎么一回事,我宁愿一直发呆发下去。
Google reader里的订阅,我总喜欢读那些浅显明了的文章,对于某些需要积极思考才能知其所云的文字,我常常是走马观花地浏览一番然后感叹一句NB就了然。
这不是好习惯。但这改起来很难。
活了这么多年,我发现我是一个善于以经验、勤奋取胜的人,依靠的是夜以继日的微小积累,而不是突发奇想的灵感和与生俱来的天分
遗憾的是我非但没有发掘自己的长处去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反而总在拿自己的短板和别人火拼,并在受伤之后大呼过瘾。
这是聪明还是傻,我分辨不出。我唯一知道的是:在朋友眼里,我很谦虚。
没错,那多的能淹死大象的水分让我找不到不谦虚的理由。

六 结语

感谢国家,感谢党。
感谢卡农D大调陪我一起码下这些文字。
每早起床后将GR更新到MobileRss里,每晚熄灯前同步最新的锵锵三人行。(刚才不小心摇动了一下iTouch,发现MobileRss居然变成了全屏。。)
感谢来自美帝的产品让我的精神世界丰富多彩。
太阳照常升起,生活依然如故。

活在虚假的繁荣里。
直到彻底跳出去的那一天。

4 thoughts on “我的虚假繁荣论

  1. ”以经验、勤奋取胜,依靠的是夜以继日的微小积累“我觉着我从来就没有做到过或者说以这些取胜过,可是貌似中考中和高考中分数极高的都是这种人。我上高中后又一次发现,只有决心是几乎无法办到把自己的成绩提到很高的境界的,因为我缺乏的是习惯,从小事积累的习惯,总是不在乎小的东西,比如一道题,一个单词,一条笔记…..反正总是做不到完美,成绩也就不可能很靠前, 试着去养成好的习惯,可是毕竟是习惯,还是很难养成的…好难啊!!高中

    • 注意学习中的细节。你刚开学觉得难,我那会儿也是。高一物理很多都不会,但是到了高三总复习时一下子就通了。慢慢来

  2. 突然发现页面上方的横幅照片点一下可以变换,一些很漂亮的场景,都是你们自己拍的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