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够震撼

每个学期的开始都是些同样的工作,查查谁没到校、核对补考名单、算成绩等等。

中学时听说到了大学,考试没有公开排名,考试成绩只有自己知道。那时想这多好啊,不用比来比去把自己比得胆战心惊。可现在看看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首先,在某些学校里,考试成绩的汇总工作是由某些学生来完成的,这些学生就具备了貌似某些不太应该属于他们的知情权。
其次,因为要发所谓的“奖学金”,排名是必须的。既然涉及到钱,排名就得公示,否则公正性就无法体现。
我常想,如果我的成绩排在最后,我是多么不情愿让别人看到榜单上我的名字啊。我常常替某些同学担心。
再次,在大学,考试的地位远不及中学。高三时你可以豪放地吼一嗓子:“考试算个P,谁都别装B”,但是到了大学,它连P都不如了,你还好意思喊么。。

前面只是个引子。下面回到正题。

今天我去核对补考名单,这个单子很震撼:有个同学上学期挂了9门。当我到他们宿舍时,他还在玩着游戏。我的出现无疑是毁了他的好心情,我很愧疚。
我跟他还算熟。
他衡中毕业,应届生,土生土长的衡中人。我强调了两遍“衡中”,因为这个名字至少在河北教育界家喻户晓(不清楚的朋友可以Google之)。到了大学他在考场上处处折戟沉沙,生活上也不尽人意。性格有些独特,和宿舍同学关系紧张,属于比较孤单的一类:所有的行动总是自己一个人(后来好像由于网游找到了一个玩伴)。我时不时和他聊聊天,一起走,一起吃饭,对他的生活也算有些了解。他母亲半年前得了重病,家庭气氛也不大和睦。而他又是一个玩心很重管不住自己的人。这都导致了他在学业上的杯具。面对这些杯具,他总能找出些理由自我安慰、自圆其说,然后一头钻入游戏和小说组成的极乐世界。
他绝不会逃掉一个学期中的任何一节课,也绝不会去听任何一节课。用手机看小说就是每节课的全部。他会忘掉选课的时间,也会选错重修的科目。所有的考试他都去,但结果都大同小异。
看着这份补考通知单,有人说:“这小子毕不了业了。”
而他自己又说了什么?
他小声的嘟囔了几句,然后继续游戏。
那是一台散热问题很严重的神州笔记本,经常跑到一百多度,然后在鸣叫声中自动关机。貌似就是这个缘故,他玩的游戏只有地下城。

我不写了,因为要断电了。
暴露您的隐私,对不起。
我很遗憾。